唯吾日语

最简单的日语网站,最丰富的日语内容!

日本语能力考试

日本生活小常识日本的低碳生活

亲,跪求分享哦 m(__)m

更多

日本的低碳生活

《把雨水带回家》,在这本日本出版的科普读物中,人们可以看到多个国家回收、利用雨水的故事。在日本时间长了你会发现,这样珍惜、利用资源的实例随处可见。低碳社会作为一个有机的整体,离不开政府的支持与媒体的宣传,更离不开普通老百姓的实际行动。建立低碳社会,需要人们转变观念,全面改变生活方式。深入人心的环保理念与世界领先的节能技术相结合,正在帮助资源贫乏的日本建设先进的低碳社会。(《半月谈》2010年第19期)
  细节决定低碳
  为了减少空调排放,日本环境省从2005年起提倡民众夏天穿便装,秋冬两季加穿毛衣;夏天要求男士不打领带,将空调温度由原先的26摄氏度调到28摄氏度。据统计,仅仅空调温度调高两摄氏度一项,即可节约17%的电能,如果换算成石油,全国每年可节约原油155万桶。之后,日本政府也开始鼓励公务员不打领带上班了。从今年6月18日开始,东京警视厅也决定举行会议时不再提供矿泉水,转而呼吁自带水杯。
  饮食方面,日本人总结了一整套从购买、保存到烹饪等各个环节详尽的节能窍门。比如优先购买应季蔬菜和水果,减少生产反季节蔬菜水果耗费的能源;尽量选择产地较近的产品,以缩短运程节省能源。
  出行方面,日本多数家庭的轿车只在外出游玩时使用,平时上下班多选择搭乘公共交通工具。开车时,不急起步、不猛加速,以保持“经济速度”。
  日本企业减排做到了极致。生产办公用品的国誉S﹠T公司竟然发明了无需订书钉进行装订的装订机。在每年千千万万份装订的文件中,能节省一个个不起眼的订书钉也是一笔可观的费用。   农林业形成了不浪费一点资源的传统。山形县东根市是日本最大的樱桃产地,以前,制作饮料和果酱后的樱桃核都会被直接扔掉,但自从发现樱桃核具有优良的保冷和保温效果后,它们就变成了制作枕头的重要原料。樱桃核在冰箱里放上45分钟左右,它就可以在常温下保持两个小时的低温;而如果用微波炉加热3分钟,它的温度能保持两小时。这种枕头将在明年夏天正式上市。   小垃圾,大学问
  75岁的东京都町田市市民小泉胜市在今年4月建立了非营利活动法人(NPO)“556俱乐部”。他推广以牛奶盒等纸盒为材料,建设纯手工的家,这样既减少了垃圾,又能提供廉价住宅。利用纸盒建造房屋时,先在离底部3厘米高的地方把纸盒的底部剪下来,这就是一个“砖块”的外壳。纸盒剩下的部分则折叠成三叶草的形状,然后塞到“砖块”外壳里。纵横各排列4块,正好是一尺见方,使用起来也非常方便,而且能够承受1.5吨的重量。这种制造方法已经获得了专利。在排列的“砖块”表面,铺上胶合板或瓦楞纸板,就可以用来作为地板、墙壁和天花板使用。
  现在,日本全国的纸盒回收率约为30%,单是町田市,每年就焚烧约150万个纸盒。“这些纸盒完全可以用来建造17座100平方米的住宅。”小泉胜市指出,比起消耗石油将纸盒制成餐巾纸,这种方法更加环保。
  日本从事智障儿童教育的非营利团体“爱爱”代表粟田千惠子女士今年68岁,如今过着一种“什么都不扔”的生活。粟田女士在外面就餐的时候,从来都是带着自己的专用筷子;穿旧的和服再改成短外罩继续穿;剩下的零散布头,则制作成布制工艺品;厨余垃圾制作成堆肥。就连吃鸡蛋剩的鸡蛋皮,也要粉碎了撒到院子的花园或者农田里,以补充土壤钙质。这样,粟田女士几乎从来不产生什么垃圾,实现了最大限度的低碳生活。
  而自己用不了的东西,他们会拿到旧货市场继续发挥效用。每逢周末,日本各地的公园或者广场都能看到由市民团体组织的各种旧货市场。小到针头线脑、杯盘碗盏、儿童玩具,大到旧电器,都能在旧货市场一一看到。半月谈记者曾经走访过日本千叶县幕张国际展示场的旧货市场,并花了200日元(1日元约合0.08元人民币)从一个胖老太太的摊位上买了一只漂亮的陶罐。聊起来才发现,原来老太太每天要支付6000日元的摊位费,实际没有什么营利空间。但她却并不在意地说:“没关系,我本来就不是为了赚钱,对我来说,家里没用的东西能再次发挥价值,就是最大的喜悦。”
  对于被丢弃的垃圾,日本政府也将其分为5类,并明确规定了相对固定的丢弃时间。以新华社东京分社所在的涩谷区惠比寿地区为例,周一、周四收可燃垃圾,周五收资源垃圾,周六收不可燃垃圾,另外为粗大垃圾和大型家电规定了时间。此外还有一些更加具体的要求,比如收集资源垃圾规定在每周五早上8点以前,居民丢弃时还要将报纸、杂志、纸箱等整理捆扎好,玻璃瓶和罐子需要清洗干净放入透明垃圾袋内。正因如此,该区的垃圾量从历史最高时1989年的近500万吨减少到2008年时的306万吨,减幅高达38%。目前,东京都人均日产垃圾仅为1公斤。
  同时,东京都内很多垃圾处理厂清洁美观的环境也很难让人将其与垃圾联系在一起。虽然有高耸的烟囱,但从未见冒过黑烟。“清扫工厂”不仅负责辖区内的垃圾收集搬运,还要对收回的垃圾进行焚烧处理。可燃垃圾到了这里经过高温焚烧,将重金属等有害物质和二恶英等有害气体分解,产生的煤气用于发电,热量用于供热,炉渣灰和灰尘用来制作建材,铁铝等金属进行回收,有害气体则经过处理后实现无毒排放。
  低碳教育,从孩子做起
  日本学校十分重视培养学生的节能意识,通过组织学生参观自来水厂、节水设施等活动,让学生懂得珍惜物力。东京都从2008年开始每年都举行节能挑战赛,东京都内的市、区、町、村全部参加。以班级为单位参加的孩子们,集中统计每个家庭的电、天然气和自来水的消费量,换算成二氧化碳排放量,然后与按平时水平生活的上个月的数值相比较,比赛谁的削减率更高。桧原小学的学生们,在去年的节能大赛中,获得了东京都第一名。桧原小学4年级学生组成的队伍,削减率达到14.2%。
  实现这一数字的秘密是孩子们每天开始上课前的“早班会”。桧原小学共有91名学生,其中4年级学生有16人。去年9月,四年级班主任冈田信一老师将环境问题列为早晨班会的主题,让孩子们收集关于环境问题的新闻剪报,然后由老师向学生们介绍,这成为每天的固定功课。冈田老师感慨地说:“孩子变了,家庭就变了。家庭变了,地区也变了。大家就是在这种热情下一起努力的。”

日本骑自行车之注意事项

日本生活小常识